• ‹ 上一主題|下一主題 go 回復: 90 | 瀏覽: 53056 |倒序瀏覽 | 字體: tT

    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

    帖子
    1751 
    經驗值
    8508  
    注冊時間
    2008-4-30 
    BB生日
    2008-09-28
      • 媽媽網輕聊
        給生活加點料

      • 媽媽網孕育
        就是好用

        holdImg
      • 廣州媽媽網
        廣州媽媽網,更懂廣州媽媽

        廣州媽媽網二維碼
    樓主
    發表于 2010-1-20 22:39 |只看該作者 | 最新帖子 | 查看作者所有帖子 | 發短消息 | 加為好友 | 字體大小: tT
    我本以為男友很差,看完這個我覺得我男朋友真好!

    開八
            
            話說在那遙遠的2002年,我大三的時候,在某論壇的智力版塊認識了一位版主,
    并加了Q,聊得很好。不久之后便開始了驚天地泣鬼神草木為之含悲風云為之變色的網戀,
    那也是我戀網的開始,那年我大三。
            就叫他JP好了,我看到很多帖子里的JMS都是這樣叫的,JP是WH人,WH那個地方我
    不知道該算是南方還是北方,我小的時候去過一次WH,那里有一座非常壯觀的大橋,橫跨
    在一條非常著名的水上。我是北方人。JP好像是十六七歲就上了大學,在北方一所非常知
    名的大學里學物理,畢業后就回了WH。我是文科生,物理對我來說就是天書,我對物理學
    家、化學家、尤其是數學家有一種說不清楚的敬畏,可以這么說,JP的專業是我決定和他
    交往的重要原因。
            網戀開始的時候JP是在一家不大的網絡公司打工,他自己說畢業之后在一家網吧
    當網管,每天晚上就睡在網吧的沙發上,很辛苦,每個月只有三百塊。我當時就很奇怪,
    因為他讀的那所大學乃是一個名牌??!在北方應該算是數一數二的大學吧?名牌大學物理
    系畢業生當網管?一個月賺三百?懷疑……后來知道,他并沒有騙我,他真的是干了一年
    多的網管,因為他也只能干那個……
            我記得我們的網戀開始于02年3、4月份,那時候沒有視頻,沒有攝像頭,想知道
    對方長什么模樣除了見面之外只能靠互E照片。
            在沒有視頻的條件下我們的感情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里依靠打字和語音持續穩定
    快速健康地發展,很快就發展到了每天都必須通電話的程度。當年我沒有手機,他也沒有
    ,我是用學校里的201卡,他是用出租屋里的座機,因為他怕打我們寢室的電話我不一定會
    在寢室,并且他用固話打給我要比我用201打貴一些,所以他要求我給他打電話比較多。當
    時我怎么可能多想,(拍死我吧~)戀愛中嘛,智商為零嘛~后來發生的很多很多事實證明
    ,我的智商還真是為零,JP太能算計了,我怎么能算計得過人家呢?拍死我吧……
        就這樣,北方的正在上大三的我和南北莫辨的在網絡公司打工的JP開始了網戀。
       

    作者:婆娑往事  回復日期:2009-11-25  22:36:19     
        后來我從原來的宿舍樓搬到了另外一座宿舍樓,新樓不是每個寢室都有電話的,只在
    樓道里裝了幾部公用電話,沒有201了,不過有一個300也不是301電話我不太記得了,反正
    就是打長途能夠比較便宜一點的,就是信號不是特別好,另外就只有IC電話了,這下JP如
    果給我打電話的話就更不方便了,所以每次都是我給他打的,我開始的時候都是用300電話
    ,后來發生了一件很詭異的事,我買了一張100元的IC卡,這張IC卡不知出了什么毛病,插
    在我們樓道里那部話機里打電話,無論打多久錢都不會少!所以后來就一直都是我給他打
    電話。
            我的生日是在六月,JP從四月開始就不住地說要送我生日禮物,幾乎每天都要說
    一次,我問他打算送什么,他就是不說,說要給我驚喜。我無數次地暗示和明示過他:如
    果不是這樣每天墨跡,而是在我生日的時候直接寄禮物,是不是驚喜會更大一些?他說:
    對。然后還是每天墨跡,他說他不知道我喜歡什么,想不出來應該送我什么,問我希望收
    到什么……大哥你讓我怎么說啊啊啊啊????????我說不用送禮物了,有那份心意就
    好,我就已經很感動。但是他說不行,非要我說出希望收到什么。我就隨便說那你隨便寄
    個毛娃娃好了。他說要考慮考慮……考慮了幾天,說毛娃娃不行,體積太大,寄起來郵費
    會很貴,然后又不斷墨跡該送什么……最后我發了火,我說你覺得像你這樣每天說每天說
    最后我收到禮物的時候還會有什么驚喜嗎?算了我不想收到你的禮物,我也受不了你這樣
    墨跡!然后我就掛了電話。這是交往過程中我第一次發火。
            第二天他主動打來電話——我們的電話是在樓道里,所以電話響的時候都是電話
    附近的宿舍的人去接,然后喊某某寢室誰誰過來接電話啦??!~~我就知道是JP,當時很不
    想接,但又不能讓人家一直在那里喊,所以我過去接了電話,我接了電話之后,他就說要
    先掛斷,讓我給他打過去,反正我那個IC卡是不花錢的……拍死我吧~~我真的掛了電話又
    給他打過去了……說沒想到我對這件事的反應會這么強烈……你也不想想,你都墨跡好幾
    個月了,我的耳朵都長出老繭了!我就納悶JP為什么僅僅比我大三歲就表現出那么嚴重的
    老年癡呆癥狀……
            最后,在我的生日過去好久,終于收到了JP的禮物:一個暗紅色小木頭盒里一塊
    鐵質卡片,上面寫著生日快樂。這個東西在我們這里的地攤上五塊錢一個的,JP說他找了
    好久,花了若干大百……而我當時居然只是天真地以為他不會挑東西而已……
        當年和JP通電話,有些內容也比較的雷,JP一直住的是租的房子,吃飯是都在外面吃
    。他有一次向我講述他在小吃部吃飯,自己盛了一碗飯,向桌子走去的時候被人絆了一跤
    ,然后他和那個人吵架,吵了一個來小時……之后自己又盛了一碗飯,氣沖沖地坐下來吃
    。他無比詳盡地向我描述他摔倒的全過程和把他絆倒的那個人丑惡的外貌,然后逐字逐句
    地向我復述吵架的過程,因為是用當地方言吵的,他還逐句給我翻譯每句話用普通話來講
    是什么意思……我實在是不愿意聽,暗示明示了好幾次他都不為所動,必須要堅持講下去
    。他認為既然我是他的女朋友,那么就有必要知道他生活的每一個細節,并對他所受的每
    一絲委屈予以安撫和慰問!當時給我愁的呀……
            還有一次,他的手被一把小刀割了差不多一厘米長的口子,流了點血,通電話的
    時候他開始講述這件事。
            他是在幫別人遞辦公用品——一個裁紙刀片的時候不小心被劃傷的,估計是沒流
    多少血,因為他反復地用格尺丈量傷口,并目測其深度,以備通電話時向我講述,他詳盡
    地解釋了事故發生時他的坐姿、他眼睛在看什么(他是深度近視眼)、手的位置、刀片和
    手指的角度、刀片作用在手指上的力有多少牛頓才會造成那樣的傷口……最后,發生了如
    下一段對話:
            他:刀片壞!
            我:(無奈)嗯。
            他:你嗯什么嗯?
            我:……
            他:你也認同我的話吧?
            我:是啊……
            他:那你也應該抨擊刀片壞!
            我:刀片壞……
            有一次通電話的時候,他忽然很急地告訴我房東來敲他的門,可能是來收房租,
    叫我等一下,我聽到電話那邊一個很尖利的聲音喊了一聲“凳倚哈!”大約是這個音,我
    覺得很奇怪,因為這聲音和他平時跟我講電話的聲音完全不一樣,像是另外一個人的聲音
    。后來我問他那句話是不是他說的,他說是。我說那為什么和你平時說話的聲音不一樣?
    他表示與房東說話的聲音和跟女朋友說話的聲音是不能一樣的,而且WH話和普通話本來就
    存在音差。
            我這問題問得這個多余??!因為他接著就要求我學WH話。我學什么WH話呀我又不
    是WH人????!他說等我以后去WH工作了,當然是要說WH話的。我就納悶,我什么時候說
    畢業要去WH了?再說去了WH我也可以說普通話,我為什么要學WH話?WH話那么難聽?。╓H
    的朋友不要誤會,我只是想說JP說WH話很難聽,再說他也不能算 WH人)
            以后他便經常說要我畢業以后去WH,JP自己呢,他的父母的家在貴州,他和他的
    爺爺奶奶都生活在WH,當然是分開住的,他在WH 當時也只是打工仔,而且他們公司勞保啊
    醫保啊什么都沒有的,當然我那時候考慮不到這些,我只是對他說我不可以離家太遠,我
    媽會想我,回一趟家太費事了。你們猜人家JP說什么?他說:回什么家啊有什么好想的啊
    ?我都五年沒回過家了我也沒想家!
            日??!我是人??!人類跟你們JP能一樣嗎?我當時就怒了,我說你不想家是你的
    事,反正我是不會去WH的你別做夢了!
            JP當時就軟了,馬上表示我畢業打算去哪里,他就跟我去哪里,毫無怨言!
            不久之后,JP對我說,他把我和他的事告訴他父親了,他父親給他發了一個電子
    郵件,他把那封郵件給我看了,我把記得的在這里寫一下,大意差不多是這樣的:吾兒,
    你與女方的背景和生活沒有交集,日后當如何望你自己把握,女方如能去WH并在WH買房當
    然最好,如果不能,則你二人之未來完全要靠自己拼博,望你做好準備,且你沒有勞保,
    工資又低,望你二人協商,女方是否能給你買人壽險,以備日后之需……
        在他百般要求之下,我終于答應把我倆的事告訴我媽,當時我想反正只是網戀,不涉
    及到實質的東西,沒關系的。
            我在一個周六的早上打電話給我媽,我說:媽,我要跟你交流交流感情,匯報匯
    報思想。我媽說:你個死丫頭是不處對象了?我說:是。我媽說:我不是告訴你畢業才能
    處對象嗎?你個死丫頭……當時我都是揀好聽的說的,比方JP是名牌大學畢業,而且年紀
    很小就大學畢業了,現在在WH工作什么的。我媽沒說同意,也沒說不同意,只是讓我自己
    看著辦~
            轉眼就到了大三的暑假,我回家了,那張神奇IC卡不能繼續用了,我媽說家里電
    話費很貴,長途不可以打太久,一星期只能打一次,一次不得超過半小時,所以,暑假我
    和JP很少通電話,他說,怕打電話影響我家人休息……拍死我吧!我還告訴他九點以前都
    可以打電話的,我咋個就那么不懂事,咋個就不明白人家是不愿意給我打呀……
            JP的公司沒有空調,他住的地方也沒有空調,我都不敢想在火爐一般的WH夏天沒
    有空調怎么過……我問過他多久洗一次澡,他說是冬天一周一次,夏天三天一次,神啊…
    …雖然我是北方人,但我都是冬天兩天一次,夏天每天一次或兩次的……上帝觀音以及啥
    地呀……
            暑假時JP給我E了一張照片,是他大學畢業時班級合影,他告訴我哪個是他,照片
    上的他很瘦,下巴很尖,看上去也很矮,宛如一個猴子……對不起,我不HD~~
            九月的時候,JP決定利用十一假期來北方看我。因為我十一也不在學校,JP決定
    直接來我家里看我。當時我認為還不到直接拜訪父母的時候,但是JP一定要來,我想正好
    ,來我家還可以讓我家人幫忙把把關~
            然后JP就開始問我要不要給我家人買禮物。
            如果是我初次到別人家去,那我出于禮貌肯定會帶點東西過去的,而且我肯定不
    會問人家“我要不要給你家買什么禮物”這種愚蠢的問題,這讓人家怎么回答呀?反正我
    當時就覺得這種問題沒法回答,我只能說不用了。結果人家JP毫不客氣地說:我看也不用
    了,我從WH到你們那去這么遠拿東西不方便!我徹底無語了……
            JP就這樣兩手空空不遠千里地來了,他來我家的那段時間,我真切地體會到了自
    己被雷得外焦里嫩、蘸點芝麻鹽就可以吃是什么感覺……
        我媽比較重視這次見面,還專門牽我去買了一身衣服,將我從頭到腳裝扮一新,方才
    放我去省城接人——從WH到我家需要在省城換車的,我有個閨蜜在省城讀書,和我同級,
    閨蜜不太看好這次網戀,但還是陪同我去火車站接人,一同去接站的還有我們熟悉的論壇
    里另一個版主,還有JP的兩個大學同學。JP下車后先是認出他的大學同學,然后認出論壇
    里另一個版主,因為另一個版主認識我,所以他最后才認出我,而我根本就認不出他,如
    果不是因為相信另一個版主,我根本就不會認為站在我面前的是JP,因為他給我看的照片
    是長生不老肉的大徒弟,而站在我面前的是長生不老肉的二徒弟,相差太遠了!唯一的相
    似之處只有一副一模一樣的眼鏡,他的眼鏡六年未換,所以和大學畢業照里的眼鏡真的是
    完全一樣的。
            既然接到了人,另一個版主便請我們一起去吃飯。雷人的事來了……
            JP不停地向我們描述,他來見我之前如何去洗了澡,換了干凈衣服,甚至還洗了
    牙……他隔段時間就說一次因為要來見我所以洗了牙,隔段時間就說一次因為要來見我所
    以洗了牙……雷得我呀……我的臉變得通紅通紅的,原諒我當時想得太少或是太多,我就
    覺得因為要見女朋友所以洗了一次牙這種事沒必要在大家面前說了又說。并且他洗完的牙
    也還是很黃,根本就看不出是洗了的!
            他下車的時候就已經是下午六點多了,吃過了飯之后,我和閨蜜一起去她宿舍,
    JP 去了他同學家。閨蜜見到JP后更加不看好他,問我是不是決定要和他在一起了。我當時
    已經很茫然,說真話,網聊和通電話的時候我還是覺得他很好、覺得我很喜歡他的,雖然
    他有時候會說一些讓我比較接受不了的話,但我總覺得那是因為他上學的年紀比較早,社
    會閱歷淺,人比較單純,講話墨跡點,以后是可以改造好的……TXS??!獻出你們的口水淹
    死我吧……
    第二天一早,JP來閨蜜的學校找我,我們在學校食堂見面,吃早飯用的是閨蜜的飯卡,因
    為我和閨蜜是高中時代的同桌,關系非常的好,平時衣服也都是換著穿的,所以用她的飯
    卡吃飯我根本就沒覺得有什么不妥,但這事兒在JP看來可能不那么簡單……
            飯后我們坐公交去火車站準備回家,閨蜜家和我家是一個地方的,所以一起走,
    雷人的事來了!
            從閨蜜校門口到火車站的公交是一塊五一個人,我,閨蜜,JP,三個人一共是四
    塊五,JP給了售票員五塊錢,當時車上人特別多,售票員收錢比較忙,對JP 說等一下再找
    他錢,讓他記著點。JP記住了這件事,他一會兒跟我說一次“還欠我五毛錢呢”,一會兒
    跟我說一次“還欠我五毛錢呢”。我說:那你跟車長(即售票員)要啊跟我說什么呀?JP
    說:哦。過了一會兒,JP又對我說“還欠我五毛錢呢”。走了這一路,他墨跡了不下十次
    !最后我煩了,我說:誰欠你錢你跟誰說去啊,你跟我說什么呀?你找車長要??!但是,
    JP一直到最后下車,也沒找車長要。當時我被墨跡的已經煩到不行了,下車的時候我明明
    記得但我就是不說。其實我當時已經看出來了,他由于某種我至今沒整明白的原因而不敢
    跟售票員要那五毛錢,他是想讓我去要,但他不直接說希望我去要,他只是用不停墨跡“
    還欠我五毛錢呢”這種方式提點我希望我去要。他如果第一次就對我說“售票員還欠我五
    毛錢你幫我要一下”我肯定就找車長要回來了,但他墨跡得太多了,我實在是煩得不行不
    行的了!
            到了火車站就是買票唄,我本來打算自己去買三個人的火車票,但是JP不讓,一
    定要他去買,火車票是14塊錢一張,三個人是42 塊,這時我已經看出他小氣來了,我就怕
    他只買我和他兩個人的票,我告訴他要買三張,把我閨蜜的票也買了,結果JP說:那錢呢
    ?我愣了一下,我說那我去買吧不用你了。他還非得不讓,非要他去買,還買得心不甘情
    不愿的,何苦呢?我當時就想,這42塊錢的車票讓他買了,他還不定得怎么墨跡呢。
    第二天一早,JP來閨蜜的學校找我,我們在學校食堂見面,吃早飯用的是閨蜜的飯卡,因
    為我和閨蜜是高中時代的同桌,關系非常的好,平時衣服也都是換著穿的,所以用她的飯
    卡吃飯我根本就沒覺得有什么不妥,但這事兒在JP看來可能不那么簡單……
            飯后我們坐公交去火車站準備回家,閨蜜家和我家是一個地方的,所以一起走,
    雷人的事來了!
            從閨蜜校門口到火車站的公交是一塊五一個人,我,閨蜜,JP,三個人一共是四
    塊五,JP給了售票員五塊錢,當時車上人特別多,售票員收錢比較忙,對JP 說等一下再找
    他錢,讓他記著點。JP記住了這件事,他一會兒跟我說一次“還欠我五毛錢呢”,一會兒
    跟我說一次“還欠我五毛錢呢”。我說:那你跟車長(即售票員)要啊跟我說什么呀?JP
    說:哦。過了一會兒,JP又對我說“還欠我五毛錢呢”。走了這一路,他墨跡了不下十次
    !最后我煩了,我說:誰欠你錢你跟誰說去啊,你跟我說什么呀?你找車長要??!但是,
    JP一直到最后下車,也沒找車長要。當時我被墨跡的已經煩到不行了,下車的時候我明明
    記得但我就是不說。其實我當時已經看出來了,他由于某種我至今沒整明白的原因而不敢
    跟售票員要那五毛錢,他是想讓我去要,但他不直接說希望我去要,他只是用不停墨跡“
    還欠我五毛錢呢”這種方式提點我希望我去要。他如果第一次就對我說“售票員還欠我五
    毛錢你幫我要一下”我肯定就找車長要回來了,但他墨跡得太多了,我實在是煩得不行不
    行的了!
            到了火車站就是買票唄,我本來打算自己去買三個人的火車票,但是JP不讓,一
    定要他去買,火車票是14塊錢一張,三個人是42 塊,這時我已經看出他小氣來了,我就怕
    他只買我和他兩個人的票,我告訴他要買三張,把我閨蜜的票也買了,結果JP說:那錢呢
    ?我愣了一下,我說那我去買吧不用你了。他還非得不讓,非要他去買,還買得心不甘情
    不愿的,何苦呢?我當時就想,這42塊錢的車票讓他買了,他還不定得怎么墨跡呢。
    上車之后,我和JP坐一個雙人座,閨蜜坐隔一個過道的三人座的邊上。坐定之后,JP小聲
    對我說:吃她一頓早飯才多少錢,買這一張車票十頓早飯的錢都有了,早知道多吃點……
            我憤怒地從包里扯出二十塊錢扔到他臉上說:給你錢!不用找了!剩下的六塊錢
    當你排隊買票的勞務費!你實不實數?好好想想夠不夠!
            JP一見我發火,立刻就蔫了,馬上就道歉:對不起,親愛的你別生氣,我知道你
    倆關系好,我不就是開個玩笑嗎?你發這么大火干嘛呀……
            好吧這事就算過去了我不生氣了。
            JP看我氣消了,過了一會兒,又說:公交車還欠我五毛錢呢!
            我立刻就爆發了,我喊:人家欠你五毛錢你跟我墨跡個P呀?都多少遍了?你沒完
    了?你是不想墨跡到下輩子???
            JP小聲說:其實我當時是想讓你幫我要回來……
            我更火大了:這點事兒你也讓我替你出頭???你斷奶沒有呢???
            然后我就板著臉坐著,不說話,不管JP怎么道歉我都不說話。
            我有罪啊我!我那是在欺負JP啊我!我都把他欺負哭了??!他都哭了啊……
            在這里必須描述一下JP的哭:他哭起來眼淚特別的多,有些人的哭是干打雷不下
    雨,有些人的哭是潤物細無聲,有些人的哭是驚天動地……JP的哭是眼淚能在瞬間流成河
    ,淚珠子噼哩啪啦地一勁兒往下掉,哭聲是抽抽噎噎的,間雜著嗚嗚聲,并且他一定要在
    哭的時候說話,語調極盡委屈和哀怨,我估計要是秦始皇的時代有錄音技術,孟姜女的哭
    聲一定就是這樣的。
            在那個漫長的十一假期以及后來,我無數次地見識到這種哀怨婉約簡直就是喜兒
    控訴黃世仁的哭……
       
       
       
       
       
       
        到了我家這邊的火車站,下車之后還要坐公交,還是一個人一塊五,這次我不等JP掏
    錢,我自己拿了錢付了車費。
            到我家的時候我爸媽已經把飯菜準備好了,非常隆重,擺一桌子菜,我看著爸媽
    辛苦準備的菜,再看看兩手空空的JP,心里就很不舒服,是真的很不舒服,我就覺得這人
    連起碼的禮貌都沒有!從WH坐車到北方確實是挺遠,那你到了我們這邊的省城之后是不是
    也該買點東西意思一下???我不知道WH那邊第一次拜見戀人家長是不是可以空著手去,反
    正我們這邊是沒有空著手的!JP在省城倒是也提過,人家問我:我不用給你家人買東西吧
    ?……
            吃飯的時候,JP居然再次提起:我是為了來看小麥,所以來之前特地洗了牙。而
    且,他在不到十五分鐘的時間里,說了三次!我家人看他的眼神都很詫異。當他第四次說
    的時候,我終于忍不住說道:行了我們都已經知道了你不用再墨跡了!他絲毫沒注意到我
    的臉色,繼續說:我不是墨跡,我只是想讓你知道我有多重視這次見面!
            我啪地把筷子往桌子上一放就想撅他,但我媽在桌子底下踢了我一腳并說:吃這
    個,你吃這個!一邊說一給JP夾菜。所謂知女莫若母,我媽已經看出我臉色不對了,而JP
    還在繼續說他為了見我而專門洗了牙……
       
    吃過飯,我讓JP和我一起幫我媽收拾廚房,結果JP鬼鬼祟祟地把嘴湊到我耳邊說:你家讓
    客人干活???我當時就愣了,我認為一個人去了男/女朋友家努力表現爭取給對方家人留下
    好印象而搶著干活是十分正常的,難道這也是地域差異?難道WH人都這樣?(WH的朋友們
    我愛你們,本帖只說JP,與地域絕對無關?。㎎P 不知道怎么回事,他無論人前還是人后總
    是喜歡把嘴湊到我耳邊說話,做出一副很見不得人的樣子,我很討厭這樣,你有什么話你
    就大大方方說出來唄?你不懂的我可以教你,雖然你比我還大三歲!你要是覺得你自己要
    說的話見不得人你就不說!總之我真的是很反感他先是賊一樣看看兩邊,然后一只手捂著
    嘴湊到我耳邊,把我的耳朵和他的嘴都用那只手蓋住,然后屏住聲音悄悄說話,煩死了!
            我說:你要是覺得你是客人你就不用干活,我還怕你打了我們家的碗呢。然后我
    轉身就進廚房了,他也跟進來了,他跟進來之后就站在廚房的正中央一動不動,癡呆而哀
    怨地看著我……我媽看不下去了,把我倆推進了房間。
            進了房間之后他便哀怨地說:親愛的你是不是又生氣了?
        唉,雖然事情已經過去好幾年了,但我現在寫出來的時候,仿佛JP那哀怨的聲音還回
    響在我耳邊,說真的,我拿他這種語氣一點辦法也沒有,一個大男人,可憐巴巴地在那求
    我原諒,我能怎么辦?從JP開始,我知道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也是從他開始,我變得
    越來越強悍,也是從他開始,我知道了,對于不喜歡的人就必須要干脆利落地拒絕,不管
    他為你做了什么付出了什么,他怎么做怎么付出那是他的事,我們做人必須要有自己的原
    則,否則到頭來吃虧的一定是自己!絕對!無論到什么時候!都絕對不能因為害怕傷害某
    人而糾纏不清!到最后你會發現自己不知是什么時候已經蹭得滿身都是污泥了,而且沒有
    人說你好沒有人同情你,如果到最后由情成仇,你跟誰說誰都不愿意聽,并且一定會攤你
    一身不是!這是我的經驗之談!
            不說那些從后事中得出的結論了,接著說JP問我是不是又生氣了。
            我沒好氣地說:沒有。
            他說:你一定是又生氣了,我又做錯了,對不起……
            接著,他就抽噎了一聲!嚇了我一大跳!我趕緊說:我真沒生氣,咱們找點事做
    吧。
            當年我家還是VCD的時代,我家附近有一家VCD店,有各種片子出租,我和JP就到
    那家店去租片子——我拿的錢,因為租片子是需要付押金的,他怕他走的時候片子看不完
    押金拿不回來,而事實上是隔了一天片子便看完送回去了。
            身為女人的我喜歡看科幻片和KB片,而身為男人的JP喜歡看文藝片言情片,因他
    遠來是客,所以我就挑了幾張言情片帶回家看,挺墨跡的,很沒意思,我都快睡著了,而
    他看哭了!他哭得稀哩嘩啦的!聽那聲音,哭得簡直要抽過去了!我也沒理他,也不是我
    惹哭的我干嘛要理他?他見我不理他,便抽抽噎噎地說:親愛……的,有沒……有沒有…
    …紙巾……?我不耐煩地拿了紙巾給他,他一邊擦眼淚一邊說:難道你就一點也不感動嗎
    ?
            我實在不記得當時看的是什么片子了,不是名導演,沒有名演員,情節十分拖沓
    ,他哭個什么勁啊到底?
    JP在我家睡的是書房,我媽專門買了新的床單被罩和枕頭,因為在此之前都沒有什么客人
    會在我家留宿,所以也沒有專門為客人預備的用品。
            第二天一早,JP六點多就起床了,起床之后就進了我房間,不知道他有沒有敲門
    ,因為我還沒睡醒。我并不是想說我有多么的傳統,只是他一大早我還沒睡醒呢就進我房
    間這讓我比較難以接受,也不知他是出于什么心理。他進去之后就蹲在我床邊了!注意,
    是蹲的!他蹲下的時候蹭到床,我就醒了——嚇一大跳!
            JP說:親愛的,你醒了?
            我迷迷糊糊地嗯了一聲,緊接著JP就把手伸進了我的被窩!
            公道地說,JP當時還是CN,也是第一次談戀愛,可能想的事情比較少,在我們見
    面的有限的時間里,他倒真沒對我有什么不良企圖,從某些方面來說,他的思想本質上就
    是一個孩子。他把手伸進我的被窩也不是想亂摸什么的,他只是想握住我被窩里面的手,
    是我不CJ,是我想多了,反正我當時嚇得一個激靈就完全清醒了。還沒等我做出什么反應
    ,我的房門又開了,我媽探進頭來——初次見面的網友一大早就進我房間,我媽肯定不放
    心啊,我媽一探進頭來,就看到他的手在我被窩里,我媽就狠狠盯了我一下,出去了。JP
    呢?還是安然地一動不動地盯著我看……
            我說你把手拿出去。他說:哦。然后一動不動。我說:我讓你把手拿出去??!他
    :為什么呀?我二話不說,照著他的鼻梁就打了一拳!我把他打哭了……他邊哭邊說:你
    為什么打我?你有話就好好說嘛!你干嘛打我呀?我說,你當著我媽的面把手擱我被窩里
    你是怎么想的?我讓你拿出去你還不拿!我不打你我TM留著你?你是聾還是怎么著?我都
    說兩遍了把手拿走你還不拿??JP想了一會兒,大約是想明白了——我一定不能說他是一
    點人情世故都不懂,很多事他就只是想不明白,必須得把話說得很明白很通透,也不知他
    是腦子慢一拍還是短根筋。我這么一說,JP明白了,又開始哭著道歉……是我不好,一大
    早上就把人家打哭了……
       
    他在我家的第二天,我帶他出去走走,又出了一個挺雷人的事。
            我家這邊是石油產地,說出來很多TX應該都沒見過吧,就是大街上有抽油機,一
    個抽油機在那慢吞吞地抽油,四周用欄桿圍上,欄桿里面是不可以進的,好像是有高壓線
    還是防偷油的報警裝置啊,反正是不可以進去的,這種油井我們都管它叫磕頭機,因為它
    的工作原理可能是跟杠桿什么的有點關系,外表看上去就是不停地慢悠悠地磕頭那樣子。
            JP沒見過這種抽油機,于是他對抽油機發生了極大的興趣,對抽油機四周的欄桿
    里面不可以進去表示極大的不理解,他就要進到欄桿里面去。我不讓他進去,他就問為什
    么。我說具體為什么我也不大清楚,反正我們這邊的人都不往里面進的。
            JP:我進去看看,我就看一下啊,看一下就好。
            于是他就進去了,我當時也是挺好奇,就沒再攔他,不過呢,也有點擔心,萬一
    里頭有高壓線把他打死了怎么辦?看他在里面也沒什么,只是在那觀看油井,我就讓他出
    來。
            JP突然轉過身來面對著我,一臉打了雞血的表情:我進來了!你看我進來了不是
    也沒什么事嗎?
            接著,他就分開雙腿,跳了起來!跳第一下,雙臂伸直至頭頂交叉;跳第二下,
    雙臂保持直線滑至胯下交叉。就這樣不停地跳,邊跳邊配合手的動作,有點像某廣播體操
    里的跳躍運動,但沒有節奏。JP很胖,大家可以想象一下,長生不老肉的二徒弟那樣跳是
    什么樣……雷得我呀……我扭頭就走,生怕別人以為我認識他……
    JP看我走了,趕忙從圍欄里跳出來追上我,可能是急了些,他的褲子刮破了。他說:你走
    那么急干嘛呀我褲子都刮破了!
            我:你幾歲了到底?你小孩???你跳給誰看呢?你不要臉我還要呢!你丟不丟人
    ???!
            他:我只是第一次看見磕頭機,我興奮……
            我:你愿意興奮回你們WH興奮去!我們這大街上從來就不缺瘋子!
            他沒話了,過了一會兒,開始道歉……
            道完歉,他又說:親愛的我褲子刮破了。
            我:行,我回去給你補上。
            他:那你讓我穿有補丁的褲子哇?
            我:你隨便,我還不愿意給你縫呢。
            他:這可是我最好的褲子……
            我:哼!
            他那褲子是一條非常普通的深藍色褲子,沒有商標,走在大街上,似乎十個男的
    里得有八個穿類似的深藍色褲子。其實我當時知道他是想讓我給他買條褲子,但我就是不
    給他買。不是因為他說話做事讓我受不了,而是我還在生氣他初次來我家居然是空著手的
    ,讓我感覺十分丟臉,我就是不想給他買!
            說來我也算是挺小氣挺JP的,他空著手來我家的事讓我糾結了很久……
    JP在我家的第二天晚上,閨蜜打來電話,說一起吃飯,帶上JP。
            一起吃飯的還有另外兩個高中同學,我們上高中的時候都非常要好的,我們曾經
    有過約定,大學期間不管是誰有了男友,放假回來都要讓男友請大家吃飯,大家幫忙把關
    ~所以我心里就直打怵,因為此時的我已經完全明白了我和JP不可能會有什么所謂的結果,
    JP也不可能通過閨蜜們這一關,有心不帶他吧,可是閨蜜們都已經知道這件事了,要帶著
    他吧,真怕他再給我丟臉。思前想后,決定還是帶著他吧,不管怎么說,他千里迢迢來看
    我,這份心意還是很難得的,好聚好散吧。不過話得說明白了,我對JP說:我告訴你,飯
    桌上不許提你洗牙的事!沒人愿意聽!聽明白了嗎?
            JP說:聽明白了。
            我:能不能記???
            JP無奈地說:能。
            我怎么能夠帶他去吃飯????我怎么能夠帶他見任何人!這都是我的錯啊TXS??!
    拍死我吧!求求你們拍死我吧……
       
        我們網戀的期間,我告訴過JP我父母的工作,但沒有說得太多。當天一起吃飯的除了
    我和JP,還有三個我的高中同學,其中兩個家境不錯,另一個家境一般,吃飯的時候我就
    發現JP一直在套我幾個同學的父母的工作,然后他就不理那個家境一般的同學。不記得是
    說到了什么,JP很突然地就問了我一句話,他說:“親愛的,你父母能在WH給咱倆買房子
    的對吧?咱倆真幸福?!边@樣說著,還把兩只手的十指交叉斜放在下巴的右邊,并且腦袋
    也往右邊偏了偏,做出很幸福的表情……
            大家都愣了,沒人說話。TXS??!我當時是剛上大四,我屬于那種比較晚熟的對未
    來毫無計劃的大四生,當時對愛情的觀點還停留在較為不食人間煙火的階段,我怎么也沒
    想到JP會當著我高中同學的面說出這樣的話??!
            還是我的閨蜜,打哈哈道:小麥家挺好的——哎,你是怎么發現這家飯店的?東
    西做得挺好吃,比我家樓下那家強……
            然后我們就開始談論我家這邊的飯店,話題迅速轉換。誰也沒想到,一會兒之后
    ,JP又問我:親愛的你還沒回答我剛才的問題呢。
            我一個同學正在喝飲料,她嗆到了……
       
        好不容易吃完了飯,到買單的時候了,這時JP也往出拿錢了,但我在他之前就把單買
    完了,雷人的事又來了……
            JP看到我付完錢,驚訝地說:不是AA制嗎?
            大家又愣了……
            我咬牙切齒地說:不是!
            JP:為什么不是???為什么要讓你一個人花錢?
            TXS??!我認為外焦里嫩是一種很好吃的狀態,而當時的我呀,已經完全被雷糊巴
    了,不能吃了……
            我死命握住自己的衣服控制住情緒說:先回去吧,你別說了。
            JP暫時閉了嘴。于是我們走出飯店,當時是我們幾個在前面走,我有意把JP扔在
    最后面不理他。然后有個同學就說這好不容易回家一趟挺忙的,家人每天都帶她去串親戚
    ,親戚沒等串完呢又要回學校了。這時我們已經到了飯店外面,另外兩個同學先后打車走
    了,我們在等別的出租車。JP聽到我同學這樣說,趕忙說:那你快把剛才吃飯的錢給小麥
    啊,你都快要走了。
    對不起……我寫這個帖子,讓你們見識到了一個暴力北方女……我必須澄清,不是所有北
    方姑娘都像我一樣暴力,絕大多數姑娘都是很溫柔的。
            怎么說呢?我認為我的性格骨子里還是很溫和的,我是被逼的……
            當JP對我同學說完那句話后,我覺得我的腦血管都要爆了,我想也沒想就給了JP
    一耳光。當時JP就懵住了,我同學愣了,就想往出掏錢,我對她說:你趕緊走,回頭咱再
    電話聯系。我同學見我臉色不對,就要勸我,我說你趕緊走,快點!我同學說了句“你好
    好和他說”就走了。
            我:JP,你到底想干什么?你是不是不丟盡我的臉你不甘心???咱倆沒啥仇吧?
            JP想說話。
            我:JP你不用再說了,咱倆沒話說,你一會兒就拿著你的東西給我滾回WH去,我
    這輩子再也不想看見你!你聽明白了嗎?
            JP:為什么?我到底做錯了什么你這么對我?我幫你往回要錢還不是為你好?我
    錯在哪了我?
            我:你哪都沒錯,我就是煩你了我煩透你了行了嗎?
            JP:不行?。ǚ怕曂纯?,邊哭邊說)我認為我沒有錯!你煩我哪?我改?我向你
    保證我一定改!你不能不要我!我不能沒有你……
            JP哭得太大聲了,當時雖然挺晚的了,但飯店附近人還是挺多的,丟透人了??!
    ??!大家都拿我當笑話看啊啊啊?。?!
            我當時氣得都哆嗦了,我指著他說你能不能不哭?我咋地你了你這么哭????
            JP:我知道你是因為我幫你要錢而生氣!但是我有錯嗎?大家都吃飯了為什么是
    你一個人出錢?你要說是你請客我就不說什么了!你又沒說是你請客!
            我:我都已經付完錢了不就已經說明是我請客了嗎?你還墨跡個P???陰天下雨看
    不出來眉眼高低你還看不出來嗎?
            JP:你又沒什么事你為什么要請客?難道你平時就是這么過日子的?
            我:JP你平時跟同事朋友吃飯都是怎么付的錢?
            JP:都是AA!
            我:你周圍的每個人都沒有請過客??
            JP:有事求人才請客,你們都是同學,你也沒事求她們你請什么客???我幫你往
    回要錢難道錯了嗎?
            我:那胖子(JP來的第一天請我們吃飯的版主)有事求過你嗎?他干嘛要請你吃
    飯?
            JP:我下次會回請他的!這次只是時間來不及了!
       
        JP 說這些話的時候是振振有詞的,雖然他一直都在哭,在很大聲地哭,不過他每句話
    的末尾一兩個字的聲調都會向上提一下,強調他是很有道理的。我已經說不出話來了,我
    實在不能站在飯店門口跟他掰扯這些事,已經有人在圍觀了。我不理他,一個人往家走。
    JP腳步踉蹌地跟在我身后,他是真的腳步踉蹌……大家可以想象一下一個特別傷心的人,
    跟在害他那么傷心的人身后,一邊哭一邊走,因為過于傷心而重心不穩,似乎隨時可能摔
    倒,這個人是個很胖的男的……
             JP跟在我后面,試圖要挽住我的胳膊。這里還要插一個挺雷的事,一般一對戀人
    一起走路都是女人挽住男人的胳膊,牽手的話,是男人拉著女人的手,但我和JP 不,在打
    算分手之前,都是我先挽住他的胳膊,然后他不干,必須要他挽住我的胳膊,他說那樣走
    很舒服。牽手的話,是JP把他的手蜷縮在我的手心里。一般戀人牽手的姿勢是男方手背向
    前握住女方的手,女方一般會是手心向前與男方相握,我和JP正相反,我告訴他一般人都
    是怎么牽手的,他說那樣他沒有安全感。后來我知道我和他不可能了,我就不和他牽手,
    然后他每次都是挽住我的胳膊……
       
    挽著我胳膊走路的時候我都感覺很不舒服,他那么大一坨,故作小鳥依人的挽著我胳膊走
    路!我的身高是一米七二,比他高兩公分,當時的體重是四十九公斤,他當時是八十公斤
    ,TXS可以想像一下他挽著我胳膊走路是什么樣……JP還有一個讓我無法忍受的事,就是他
    喜歡一邊走路一邊研究我的手,而且不分時候,過橫道的時候也是研究我的手,時不時放
    在嘴邊親一下,所以我就比較不愿意和他牽手,但是JP這個人,好說好商量跟他講是講不
    通的,不讓他研究我的手,他就認為我不愛他了,逮著哪都能在哪大哭起來,誰受得了啊
    ?跟他說過馬路的時候要專心過馬路吧,你們猜人家JP說什么?人家JP說:沒事,你們這
    邊車少,再說我這么大的人難道還不會過馬路嗎?所以每次過馬路都是我牽著JP,而他專
    心研究我的手,光是這個事我就跟他發過兩三次脾氣,每次都以他勝利的大哭告終。
            剛才說到哪來?哦,JP跟在我后面想牽我的手,我就不停地甩開他的手,我當時
    都麻了,真的是整個身體都有發麻的感覺,也不怕別人看了,就那么走到了家。
       
       
        在我家樓下,我對JP說:你不用上去了,我去把你的東西拿下來,你就走吧。
            JP死命地抱住我,說:親愛的你聽我說你聽我說……
            我因為動彈不了,所以只能聽他說。他說,我知道你和你同學關系好,我不該在
    你同學面前丟你的臉(這會兒他明白過來了),你就原諒我這一次,我以后再不這樣了,
    行嗎?求求你了BALABALA……接著,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JP突然卟嗵一聲跪在了我面
    前!
            我當時就懵了……我是頭一次經歷有人為了乞求我的原諒而跪在我面前……
            TXS,獻出你們的指頭戳死我吧!JP一跪我就心軟了……我立馬就原諒他了……人
    家都下跪了,我還不原諒他,那我的心得多硬啊我?我都把人家欺負成啥樣了呀我……
            沒想到,我一說原諒JP,不和他分手了,JP突然張開大嘴,注意,是真的把嘴張
    得很大很大,像小孩一樣放聲大哭了起來!不,應該說是放聲長嚎了起來!當時是晚上九
    點多,安靜的夜晚??!對不起啊我的鄰居們!你們一定以為動物園里的狼跑出來了吧?嚇
    壞了吧?真是對不起……我一見這樣,趕緊哄吧,但JP是這樣,他要哭,你不理他,他過
    會兒就不哭了,越哄哭得越厲害!我一看哄不住,還怕有鄰居拎棒子出來打狼,我一發急
    ,一記窩心腳就踹了出去(當時他還保持著跪的狀態)!一腳下去,JP嘎一下就沒動靜了
    ,我也不管是不是把他踢壞了,發著狠說:JP,我現在暫時原諒你,但你要再這樣哭,或
    者呆會兒上去在我家人面前整這副鬼德行,我就殺死你!你聽明白沒有?
    現在想來,我和JP真就是沒有緣份吧,那時候對他真是煩到不行。見面以前真的不是那樣
    的,也真沒想到我和他的關系會變成那樣水火不能相容,短短幾天時間,我對他的印象就
    能從比較不錯惡化到那樣,真是……我真的不想那樣,可是我當時真的沒有辦法控制自己
    的火……
       
        牽著JP上了樓,我爸媽都已經睡了——我家住二樓,我就不信我爸媽沒聽見JP在樓下
    嚎,我猜他們很可能是沒想到發出那種動靜的人就是JP,如果他們知道的話,那就是為了
    給我保留一絲臉面而沒有出來問怎么回事,如果他們問,我還真是沒法說。
            當時我已經實在是忍不住了,我必須得跟JP說分手。
            我和JP坐在書房里,先是都沒有話說,氣氛很沉悶,JP偶爾還在發出一兩聲抽噎
    ,就是這偶爾的抽噎讓我下了決定,我說:JP,通過這兩天的相處,我覺得咱們兩個真的
    不太合適,我覺得我們還是做回普通朋友比較好,你看呢?
            JP出我意料的平靜,他說:我哪里不好,你說,我改。我真改!
            我說:不是說你不好,其實我覺得你很好,你人又聰明,又體貼,只是我們真的
    不太合適。
            JP說:我不覺得我們不合適!我覺得我們很合適!我們就是天生的一對?。ㄕZ氣
    很激動)不然你和胖子(另一版主)離那么近你們為什么沒在一起?為什么是我們在一起
    了?
            我:我說的是咱倆,關胖子什么事?離我近的人多了,難道每個離我近的人我都
    要和他們談戀愛不成?
            JP:不!我不分手!親愛的你不能這么對我!我不能沒有你BALABALA……
            接著,JP卟嗵一聲跪在地上就開始哭!當時我爸媽就在隔壁房間!他哭得那么大
    聲!


    話說JP在我家的第二天折騰得我是筋疲力盡??!好不容易等到可以睡覺了,鑒于他一大早
    就跑到我房間把手伸進我的被窩握我的手還被我媽看見了這一狗血情節,我悄悄地把房門
    上了鎖,之后倒頭就睡,我累??!TXS??!經歷了那么JP的一天,你們誰能了解我當時都累
    成啥樣了啊啊啊啊??????
            第三天一早,我是被吵醒的……
            話說JP早上醒來,第一件事便是要進我的房間,發現我鎖了門之后,用他自己的
    話說,他是“嚇壞了”,他以為我不理他了,他以為我昨晚說不分手之類的話都是騙他的
    ,于是他發毛了,用力地捶我的房門,這一捶,我爸媽就聽見了,以為發生了什么驚天動
    地的大事,齊齊出來查看,JP一見我爸媽,馬上帶著哭腔說:“ 叔叔阿姨,小麥不理我了
    !她為什么會不理我呢?到底是怎么回事???叔叔阿姨你們幫我勸勸她呀!”我媽就很奇
    怪地問:“你們昨天不是還好好的嗎?她還沒起床呢吧?怎么就是不理你了呢?”
            JP說:“她昨天沒鎖門!今天為什么我打不開門了呢?一定是她不理我了!叔叔
    阿姨你們幫我勸勸她!我真的不能沒有她啊BALABALA……”
            我就是在這時候疑惑地打開了房門的………………
       
        JP說了什么我就不重復了,無非就是他離不開我我不要鎖門他會很害怕之類。
            我爸憤怒地對我吼:“你平時都不鎖門干嘛現在鎖上門了?我不管你!你自己的
    事情自己整明白嘍!讓鄰居聽見像什么話?!”說完,我爸憤怒地沒吃早飯就走了。
            我疑心我爸指的是昨晚JP在我家樓下嚎的事,我爸一定是聽見了,所以一早拿話
    敲打我,我這時對JP已經沒有絲毫感情了,只想趕快把他弄走,我好歇兩天。
            所以這一天我也不提帶JP出去轉轉,也不大理JP,因為他來的第一天我們租的碟
    還有沒看完的,于是我就坐在沙發上看碟,JP坐在我旁邊一會兒看電視一會兒看我,我疑
    心他一點也沒看電視,因為有個喜劇片,我看到好笑處笑出了聲,然后JP在長達四十分鐘
    的時間里不斷追問我到底笑什么……
            碟片全部看完,我收拾了一下要拿去還給影碟社。JP走路還是那個樣子,一會兒
    挽著我的胳膊,一會兒又努力把他的手蜷成一團縮進我的手里。那天挺冷的,JP不知怎么
    想的,他要把他的手完全塞進我的衣服口袋里,我也不理他,他就一直在那塞,我終于忍
    不住說了句:你別塞了一會兒把我衣服弄壞了!
            下面,請大家想象一下一張很肥大的戴著黑色塑料邊眼鏡的略顯臟相的男人的臉
    ,他的很厚的嘴唇嘟起來,嬌羞而委屈地說:“我冷?!?br />         那時候我已經被雷麻了,人體的主要成份應該是碳水化合物吧?我當時是水已經
    被雷所產生的熱量差不多烘干了,只剩下碳了。
            過馬路的時候,JP又不看過往的車,只是一個勁兒研究我的手,他是真的低著頭
    ,把我的手舉到離他的眼睛很近的高度,就那樣盯著看……在馬路中央,我實在是……我
    把手抽出來,也不管他,自顧自地過去了,他跟上來,說:你怎么不管我了?萬一我被車
    撞到怎么辦?
            雷公??!快收了我去吧啊啊啊?。。。。?!
       
       
        說 JP在我家的第三天的下午,我媽要包餃子給他吃,說到這里自夸一下:我家的廚藝
    是家學淵源,我媽做菜超好吃,我爸做菜更好吃,但我爸一般不做菜,只有來了重要客人
    的時候才做——反正JP是沒吃過我爸做的菜啦。我雖然練得少,但也很有做菜的天賦,最
    拿手紅燒小排~至于包餃子,和面和餡搟皮都完全不在話下~前些年冬天包凍餃子,我爸媽
    還經常把我借給親戚家幫忙包~
            話說包餃子的時候又發生了小插曲,前面已經說過,JP在WH每天都是在外面吃飯
    的,他自己完全不會做飯,不僅如此,他的生活自理能力似乎是很差,真不知他是怎么長
    大的。包餃子的時候JP非要幫忙,但他不知道怎么幫,我說那我教你吧,他說:不用,我
    自己研究一下。于是我就不理他。
            只見JP拿過一根搟面杖,對著一個面記子就搟了起來……橫搟一下,豎搟一下,
    搟了半天,搟出一個中間沒有肚的正方形,然后他就拿著那個正方形開始包……我媽對他
    說:JP啊,搟餃子皮不是這樣的,應該這樣、這樣。說著我媽就給他示范,搟出一個標準
    的圓形又對他說:你這樣……這樣就捍圓了,而且中間要有肚的,沒有肚的餃子皮是裹不
    住餡的,一下鍋就要壞。
       
        然后,JP撅起了嘴,哀怨地看了我一眼……我一直沒弄明白他看我那一眼啥意思。然
    后他極不情愿地對我媽“哦”了一聲,接著“幫忙”,也不能說他完全沒拿我媽的話當回
    事,他倒還真的搟出了圓形的餃子皮,但還是橫一下豎一下那么搟的,中間完全沒有肚,
    我媽又對他說:JP啊,你這樣搟是搟不出肚的,沒有肚的餃子下鍋就會壞掉,你應該……
    JP不耐煩道:唉呀不會的啦!
            我說:你搟的不對,我媽教你你怎么就不聽呢?
            JP:你們以前搟過沒肚的皮子沒有?
            我:沒有啊。
            JP:那不就得了,你們沒搟過沒肚的皮怎么知道它會壞呢?
            我媽:這都是大家總結出來的生活經驗,沒有肚的皮子包出來的餃子怎么可能不
    壞呢?
            JP:一定不會壞的!我們就來做這個實驗吧!
            我媽狠狠地盯了我一眼,不說話了。TXS啊,我的火……我的火……我快要自己把
    自己給燒死了!只見JP越搟越快,搟一個,包一個,一會兒工夫,他的手上、袖子上、桌
    子上、椅子上、地上全都是面粉和油汪汪的餃子餡……
       
       
        我媽:JP啊,不如你進屋去坐一會兒吧,包餃子挺累的。
            JP:沒事,我不累阿姨。
            我媽:你還是進屋去吧,你遠來是客,怎么好讓你干活。
            我:讓你進屋去你就進屋去吧,你看你在這越幫越忙!
            JP:怎么了?我怎么越幫越忙了?你看我包得多好??!
            他包的幾個餃子離倒歪斜地趴在桌子上,封口處全是油,還有沒掐住口的,眼見
    是下鍋就要壞的貨色。
            我:你看你包的這幾個,皮子沒肚就不說了,邊上全是油,這下鍋不就得壞嗎?
    還有你看這個,都沒捏住邊!
            JP:會壞嗎?你確定?
            我:我確定會壞!你下去吧!
            JP:你怎么就確定會壞呢?不然咱們打賭,要是不壞怎么辦?
            我:你進屋吧。
            JP:我不!我剛學會!我要包!
            我:你給我滾進去!馬上給我滾進去!滾?。。?!
            JP見我發火,立刻一臉委屈地站起來,在衣服上蹭了蹭手就進屋了——沒洗手!
    TXS?。?!他的手上全是油和面??!他就把那油和面往衣服上蹭一蹭就拉倒了啊啊啊啊??!
    ?。。。。?!
       
       
        JP進房間之后,我實在是忍不住,我騰地一下就站了起來。
            我媽厲聲道:你干啥?你坐下!
            我乖乖地坐下了。
            我媽:你想干啥?
            我沒好氣地:我受不了了我要把他轟走!
            我媽:你敢!
            我就愣了。
            我媽:不管你倆發展得咋樣,能不能成,你是不答應人家來看你了?
            我:是。
            我媽:他就算再不懂事,再煩人,人家孩子是不是大老遠撲奔你來了?
            我:是。但是……
            我媽:這就行了!不管你倆以后咋樣,你既然把他帶進了咱家門,他就算是咱家
    的客人,WH離咱這多遠?你說攆人家就攆人家?那是待客之道嗎?你讓人家以后咋說咱家
    ?
            我極不屑地:他也能算是客人?
            我媽:那他算啥?算你對象?
            我:媽你是不知道啊……
            我BALABALA把這兩天的事一說。
            我媽想了半天說:不管怎么著,你也不能攆著人家走,你現在也不能跟他說黃了
    ,等他回去了,你再慢慢跟他說。這孩子我看倒沒啥壞心眼,就是不懂事,你一個就夠讓
    人操心的了,你可不是能替別人操心的人,還是拉倒吧。
            我低頭包餃子,不說話。
            我媽:你長記性沒有?
            我:長了。
            我媽:你再敢找這樣式兒的,我就捏死你。
            我:我再也不敢了,我就是想讓他走??!
            我媽:你再想讓他走,也得等他自己說走!哪有咱家往出攆客人的?再說那孩子
    我看讓你欺負得也挺可憐的。
            這是不是親媽呀?說我欺負JP?。。。。?!
            后來發生的事,讓我媽無比后悔,當初怎么就沒把他攆出去呢……
       
       
       
        我媽告訴我說,即使我已經煩JP煩到不行,也不要露在面上,不能給人家留下我家待
    客不好之類的話柄,就當JP是我爸媽的客人好了。話說我媽真是很好的人,見我因為JP的
    事那么郁悶,還承諾說等JP走了給我做好吃的……
            說說JP的吃飯吧,JP極能吃,在我家每頓飯都是最后一個吃完的,都是我和我家
    里人都吃完半天了,他自己還吃得很香,這倒沒什么,JP的是,每次我和我家里人都吃完
    了以后,他自己吃的時候,他就不停地說:我還沒有感覺到飽,我還可以再吃一些。然后
    我家人肯定會對他說多吃點多吃點什么的啊,于是JP就說:好的,我可以再吃一點。
            后來我爸媽可能都煩了,我也煩了,我們吃過飯后就進房間看電視了,留下JP自
    己坐在那吃。但JP不愿意自己坐在那吃飯,他一定要求我陪著他。而我媽就會小聲勸我:
    你就陪陪他吧,讓客人自己在桌上吃飯多不好……
            JP每次吃完飯的時候都會說:我還可以再吃一點,但是我決定不吃了。開始的時
    候我家人還勸他,既然能吃就再吃嘛。后來也沒人勸他了,愛吃不吃。JP的吃相不太好,
    他總是吃得滿臉都是油和食物殘渣,比方說他第一天在我家吃晚飯的時候有一道油燜雞,
    我家里人當然要把雞腿給客人吃,結果JP吃得啊……他的臉上、耳朵上、衣服領子上、衣
    服袖子上都是油……我爸就是從那時起看不上JP的,我爸后來私下對我媽說:你看他吃得
    那樣,哪輩子沒吃過似的!
            要不怎么說我媽是好人呢?
            JP小時候是在他父母身邊,小學一年級沒讀完就去了WH和他的祖父母生活在一起
    。我媽就認為JP小時候學自己吃飯的時候大人沒有教好,所以JP很可憐……
       
       
       
        話說JP在我家的第三天,包餃子吃。包完之后煮的過程中,是我媽在廚房煮,我洗了
    手就回房間了。JP又做出鬼鬼祟祟的樣子要湊近我的耳朵說話。我不耐煩地甩開他說:你
    有話就說別總整那副鬼出!愿意裝鬼回你們WH裝去!
            JP委屈地說:親愛的你是不是又生我的氣了?
            當時我就特不愿意看他那張寫滿委屈的臉,我就特想發火,天??!誰能明白我當
    時到底有多想發火啊啊啊?????
            但是我和顏悅色地說:沒有。
            JP:親愛的,我能問你個問題嗎?
            我:你問。
            JP:你父母對我的評價怎么樣?
            我:沒評價。
            JP:怎么會沒評價呢?總得有個評論啊。
            我:沒有就是沒有。
            JP:我覺得你父母不喜歡我。
            我:他們沒有不喜歡你。
            JP:我怕他們不喜歡我,那他們還能在WH給我們買房子嗎?
            我:(又被雷糊巴了)你想得太遠了吧?
            JP:做人總得對未來有個計劃嘛!
            我:我不想說這個。
            JP:親愛的,我……
            我:你能不能給我閉嘴?
            JP:對不起親愛的我不是想惹你生氣BALABALA……
       
       
        好不容易餃子煮好了,裝盤,上桌。我媽偷偷向我使眼色,我就明白了呀,凡JP包的
    全都壞掉了,鍋里煮餃子的水油乎乎的,盤子里也有不少散餡和壞掉的餃子皮,由于那十
    來個壞餃子,弄得盤子里的餃子和鍋里的水賣相都不大好。JP還跟瞎似的問我:你看有壞
    的嗎?有壞的嗎?我包的壞了嗎?
            我面無表情地把煮壞的餃子皮放到他的碗里。
            JP:這是我包的嗎?這才不是我包的呢!我包的都是有記號的!
            我心說,你的記號不就是在餃子邊兒上摳個指甲印嗎?早就沒了個P的了!我不說
    話,還是挑出壞餃子皮給他。
            我媽在桌子下面“當”地踢了我一腳說:你這是干啥呀?哪回包餃子不都得有一
    兩個壞的嗎?你第一次包的時候還不如JP呢。
            我媽又對JP說:你別聽小麥的,多吃點多吃點……
            JP:阿姨這餃子皮沒有有餡的好吃。
            我媽:你就別吃餃子皮了,把皮扔了,挑好的吃。
            我皺著眉頭不說話。
            JP:阿姨小麥平時在家都是這樣的嗎?
            我媽:這孩子平時不這樣,就是這兩天犟,你比她大,你讓著她點。
            JP(驕傲地):阿姨你放心,我一定會好好照顧她的,我會寵著她,讓著她,她
    打我我都一聲也沒吭。
            我媽驚詫地看了看我,不說話了。
            那頓餃子,JP包的十來個殘次品,他只吃了我放到他碗里的第一張空皮,剩下的
    他真就一個也沒吃,我和我媽吃了幾個,還剩了幾個,他就跟沒看見似的,一個也沒動…

       
       
        吃完了飯,JP表現出空前的勞動熱情,一定要刷碗。他說:我雖然沒包過餃子,但我
    刷碗一定會刷得很干凈!
            我不知道為什么,他說這句話的時候給我一種很驕傲的感覺,不僅僅是這句話,
    似乎他說自己哪方面比較好的時候都會用一種很驕傲的揚聲,似乎怕我不知道他那方面是
    真的好。比方說他說他大學四年一次也沒掛過科,比方說他說他小時候參加全國物理競賽
    得了幾等獎,比方說他還說過他修好了他們公司別人都修不好的電腦……但是我很反感這
    種驕傲的語氣,可能也是因為我當時已經完全不喜歡他了,如果對他還有感覺的話,也不
    會那么討厭了吧。
            由于JP的刷碗愿望很強烈,我和我媽就答應讓他刷碗,于是,我們看到了以下一
    幕:
            JP站在離我家洗碗水池很遠的地方,他的雙腿和地面呈九十度角,他的上半身和
    下半身在腰部以下轉彎的關節處形成九十度角,他的頭用力地向著探著,他的雙臂直直地
    前伸。他就以這種怪異的姿勢洗碗,他洗碗的時候水花四濺,他的頭上、眼鏡上、臉上、
    衣服上、我家的地板上……全都是水花。他隔一分鐘就叫我幫他擦一下眼鏡,隔一分鐘就
    叫我幫他擦一下眼鏡……我活了這么久,頭一次看到我媽臉上出現那么驚訝那么難以置信
    的表情……
       
        話說我媽觀看完JP刷碗之后,估計是自己在房間里愁腸百轉了好久……我真是個不孝
    女,讓媽媽為這么個JP跟我費心思……
            在JP來之前,他說他喜歡玩拼圖,所以我買了一盒拼圖準備著,這幾天不出去不
    看碟的時候我就和JP在書房玩拼圖,基本就是JP一個人拼得興致勃勃的,我在一邊呆著發
    愣。
            JP在玩拼圖的時候我媽進來了,問JP十一放幾天假,言外之意就是問他什么時候
    走——我媽忍不住了。
            然后JP說放七天,明天就該走了。他這樣說的時候,我長長地吐了一口氣,表現
    出很輕松的樣子,JP沒看出來,但我媽看出來了,我媽盯了我一眼。
            然后我媽就對JP說,JP來了這幾天,天氣也不大好,也沒帶他四處逛逛,他明天
    就走了,我們有招待不周的地方請他包涵……
            JP滿面笑容地揮揮手:沒事,沒事。
            他還真不客氣?。。。?!
            然后我媽就命令我帶JP去我們這里很有名的一家蛋糕店,讓我買一些蛋糕給JP,
    他好在回WH的路上吃。
            郁悶,那家蛋糕很貴,我平時都很少吃……出門的時候,我媽在我的屁股上狠狠
    地掐了一把,我知道那意思是讓我好歹和顏悅色地把JP哄回WH……
       
       
        買蛋糕的路上沒發生什么事,JP反正就是挽著我的胳膊走,不管過不過馬路他都是不
    看路,隨時仔細研究我的手……我媽叫我買蛋糕給JP,是給了我一百塊錢,JP多天才的腦
    子啊,他在蛋糕店里認真地計算每種蛋糕的價格,挑選了正好一百塊錢的蛋糕,開開心心
    地說:阿姨對我真好!
            說句心里話,如果在此之前我懷疑過JP的智商和他的學歷,那么到了他挑蛋糕這
    次,我真的是再也沒有懷疑了,因為我的數學……我就不說了,反正我每次買什么東西,
    買蛋糕也好去超市也好,我從來就不會在付錢之前把每樣商品的價格加起來算好,我是真
    沒那個腦子,但是人家JP有,人家看我媽給了我一百塊錢,就挑了整好一百塊錢的東西,
    而且算得還挺快呢!
            買完了蛋糕回家,我爸已經回家了,聽說JP第二天要走了,我爸也破天荒地坐下
    來陪JP聊天,我就看到我爸的臉上,越來越明顯地寫上了不耐煩三個字……最后,我爸問
    JP的媽媽多大年紀,于是,我們看到了以下一幕:
            JP說:我媽媽好像屬虎,不對,我媽媽屬龍……他的兩只手,十只手指,每個手
    指依次彎曲做出數數的樣子,上下翻飛,翻來覆去算了半天??!最后說:我也不知道我媽
    媽多大年紀。
            我活了這么大,那是唯一一次看到我爸爸臉上露出那種又驚詫又鄙夷的表情……
       
        我們一家人目瞪口呆了……還是我媽,沒話找話地說JP這次來真是招待不周,歡迎他
    下次還來之類的客套話。于是,就出現了下面這一幕:
            只見JP,先是眼眶紅了,接著眼淚就一顆一顆地掉了下來:叔叔阿姨,我以后一
    定會來的,我真的舍不得小麥,我現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她能早日畢業,我們能早日團聚,
    嗚嗚……他就哭上料~~大家說這可咋辦喲?。?!他哭得那個粘牙倒齒啊啊?。。?!
            我媽趕快遞給他一張紙巾,勸他別哭了。
            只見JP先是把這張紙巾完全展開,仔細在在臉上拍了拍,注意他是用拍的!然后
    把紙巾對折了兩下,又把眼鏡摘下來,用這張紙巾仔細地擦了眼鏡,然后再對折一下,又
    拍了拍臉,最后把紙巾再展開,開始擦鼻子……
            我爸一句話也不說了,站起來回房間了,還回過頭對我媽說:你讓他倆說吧,你
    別在這了。就這樣,我爸把我媽救走了,只剩我了……
            我:JP你是不是除了哭就不會別的了?你在我爸媽面前哭什么呀到底?
            JP:親愛的你不會又生氣了吧?
            我:滾!誰TM是你親愛的!
            JP:你又生氣了,我……我是真舍不得你……
            大家請殺死我吧!我怎么能又對JP兇?這么嬌柔脆弱個人兒我怎么能又對他兇?
    ?我又把他惹哭了……我咋這么能惹是生非呢我……
       
    我站起來就要回房間。JP一把拉住我,二話不說,卟嗵一聲又跪下了,聲淚俱下地說:親
    愛的,這是咱們在一起的最后一晚了,你多陪我一會兒!我求你多陪我一會兒!BALABALA
    ……
            我:我多陪你一會兒行!你好好說就行!你為什么要跪?男兒膝下有黃金!你是
    男人嗎你?
            我說這話的時候,聲音都變了,而且很大聲,我已經不怕我家里人聽見了,我已
    經……當時被他折磨的……真是……努力選擇殺人或自殺……在索性瘋了算了和努力忍住
    不瘋之間徘徊……
            于是,JP聲淚俱下地道歉,痛哭,道歉……這究竟是為什么……我到底是造了什
    么孽……
            最后,好不容易我可以去睡覺了,已經快十一點了。我已經出了書房,怕驚動爸
    媽悄悄往房間走的時候,JP夸拉一下打開房間,高聲叫道:親愛的!
            當時??!我就感覺全身的血唰一下就涌到頭上了,我沖回書房關上門一拳就狠狠
    打在了JP的腮幫子上!他的眼鏡框被我打壞了,我的手也硌得生疼。
            TXS啊?。。?!舉起你們的拖鞋拍死我吧??!我又把JP打哭了……
            我也不說話,反正我爸媽一定已經被他吵醒了,他哭得再大聲我也不怕了,哭吧
    !我就看著他,筋疲力盡地看著他哭。他哭得都快抽過去了,問我為什么打他。
            我:你半夜三更喊什么喊?你怕誰聽不見???
            JP:是!我是不該那么大聲叫你!我只是一時情急??!你干什么打我呀?
            我:你叫我干什么?
            JP:我怕你又把門鎖上,我想早上到你房間去嘛!我想你醒來第一個看見的人是
    我呀!
            我:你不覺得你一大早進我房間這事不對嗎?
            JP:有什么不對的?有什么不對的你告訴我!你為什么要打我?我做錯了我可以
    道歉!難道就因為我叫你聲音大了點你就打我?
            我不說話了,我實在不知道說什么,我要回房間睡覺!
            JP拉著我不讓我走。
            我:我就打你了!怎么著?你不放開我我還打你!我打不死你!
            JP:好好,我讓你回去睡覺,但你要答應我,你不要鎖門!
            我:我干嘛不鎖門?這是我家!我不鎖門我怕你半夜闖進來!
            JP:你這是對我人格的侮辱!
            我:就你還有人格?給我滾開!
            怎么辦啊怎么辦?JP又卟嗵一聲跪下了……我只能答應他,我不鎖門。JP還不滿
    足,他要檢查。那我就讓他檢查吧,我進了房間,坐在床上,他開了一下門,發現我沒鎖
    門,嫵媚地笑了一下,走了。于是我開始換衣服,不料在我換衣服的時候,JP居然又來檢
    查!他又把房門打開了!
            客觀地來說,JP真的不是那種很好色的無良之輩,我相信他這時候開房門真的只
    是檢查一下看我是不是鎖門了,但這種做法真的讓人……接受不了。
            他看到我在脫衣服,連忙咣當一聲把門關上了,高聲在外面說:對不起親愛的,
    對不起!TXS?。?!經過之前那番折騰,現在已經是十一點多了??!之前我爸媽被他吵醒,
    肯定已經又睡了,也肯定又被驚醒了……我咋那么想殺了他呢……
       
       
        JP在我家的最后一天也是以驚天動地為開頭的,不過這次驚天動地的人是我……
            我這人睡覺比較輕,容易醒,早上五點多,我在睡夢中似乎就覺得什么地方不對
    頭,我就醒了。在睡眠和徹底清醒之間有個半夢半醒的過程,這個過程里我就看見我的床
    邊有一個黑乎乎的影子!我清醒了一點再一看,還真有個黑乎乎的大影子!嚇得我呀!哇
    一聲就叫起來了!TXS??!十月的北方天亮得很晚,五點多天還很黑??!加上窗簾擋住外面
    的光線,屋里!我的床邊!黑乎乎的一坨大影子!KB片也沒有這么拍的??!
            猜出來沒?那坨大影子當然就是我們的JP了!我一邊驚叫一邊打開床燈,就看清
    是他了,嚇得我是一身冷汗啊……
            JP說:親愛的對不起嚇著你了,我沒有別的意思,我只是因為舍不得你,想看著
    你睡覺BALABALA……
            我這一叫,我爸媽全起來了,進來一看就明白怎么回事了。
            我爸說:既然都起來了,就收拾收拾趕快走吧,到了省城不是還得現買票嗎?別
    再買不著票。
            JP說:沒關系叔叔,我晚點再走也行,不著急。
            我爸說:你還是早點過去買票吧,晚了萬一買不著臥鋪票怎么辦?從省城到WH這
    么遠,不坐臥鋪得多難受???
            我馬上往出推人說:對對!我爸說得對!你先出去我換完衣服馬上送你走!
            JP就哭了,說什么舍不得我什么的,說了好大一堆,直到我關上房門換衣服,還
    聽見JP在外面哭著跟我爸說舍不得我……
            我換完了衣服,聽見我媽在張羅做早飯給JP吃,我就說:別做了!昨天不是買了
    很多蛋糕嗎?在路上吃蛋糕就行了!快點走吧!晚了買不著票……就這樣,我臉都沒洗,
    就拽著JP往出走。然后我媽又叫住我,給了我一百塊錢,叫我給JP買從我家到省城的車票
    。
       
        我家附近二百米遠左右的地方就有一個通往省城的客車??奎c,大約是五點五十左右
    就有一趟車開走,我送JP到那個??奎c的時候車已經快開了,然后我給JP買了車票。
            JP說:剩下的錢呢?
            我一下子就愣了,我說:什么剩下的錢???
            JP說:阿姨不是給了我一百塊車錢嗎?
            我當時就火大,我就沖他吼:你別不要臉!我媽只讓我給你買一張車票!哪還有
    什么剩下的錢?不要臉!
            然后我就用力推了他一把!把他推倒在車上!然后我就怒氣沖沖地下了車!一車
    人目瞪口呆地看著我倆??!
       

    作者:婆娑往事  回復日期:2009-11-26  22:03:38     
        JP 走了,我家恢復了平靜,由于我確實已經被JP折磨得筋疲力竭了,所以接下來的假
    期基本都是在睡覺。JP到了省城之后給我打了電話,到了WH之后又給我打了電話,無非就
    是哭訴他有多想我,我的反應都很冷淡,我打算到了學校上網的時候再跟他說分手,我不
    想聽他在電話里頭跟我哭。
            回了學校,上了一次網,這才知道,JP來我家之前跟論壇里所有的人都說了要來
    我家的事,因為我的Q上也有許多論壇里的人,而且有幾個聊得非常好的網友,所以我一上
    Q便收到鋪天蓋地的祝?!簧险搲质盏戒佁焐w地的祝?!耶敃r只是覺得心累……
            我和JP網戀半年多,六個月的網戀,在不到六天的時間里灰飛煙滅……
            我給JP發了電郵,無非就是說覺得我倆不合適,他以后會找到比我更好的女孩子
    ,祝他幸福之類。
            下線之后,我決定在以后相當長的時間內都不再上網,希望時間可以幫JP恢復正
    常,但我錯了……
       
        先是我媽大驚小怪地打電話給我,說JP往我家打電話,哭得都要抽了,說我要跟他分
    手,讓我媽幫忙勸我。我媽冷靜地告訴他,她不會插手我的事,如果我已經決定了,那么
    家人都會尊重我的決定。JP又問我媽是不是很討厭他,是不是他給我家人留下了糟糕的印
    象……他就在那哭訴?。?!那可是真的邊哭邊訴?。。?!于是,我媽把聽筒放在一邊,自
    己看電視去了,看著看著,我媽就忘了正在接電話這碼事,這時就到了晚飯時間,我媽就
    去做飯了,做好飯,吃完了之后,回房間繼續看電視,忽然看到電話聽筒擺在一邊,這才
    忽然想起在接JP的電話,拿起來一聽,JP還在那邊不管不顧地哭訴!我媽當時就對JP佩服
    得五體投地!我媽說:我有事,忙著呢,你和小麥的事還是你們自己解決吧。然后就掛了
    電話。
            我當時特別后悔把家里電話號碼告訴JP……
            我上大學的城市不是省城,在我們那里,當時手機還沒有在大學生中間普及,不
    過我有幾個在省城的朋友,包括閨蜜,都已經有手機了,在JP和我們幾個同學一起吃飯的
    時候,他就把我同學的手機號和QQ號以及電郵地址全記下來了!還有論壇里平時聊得比較
    好的幾個網友的電話號碼他也全知道,在接下來的那些天里,JP打了他所能聯系到的我的
    每一個朋友的電話,跟人家哭訴,求人家幫忙勸我……朋友們,尤其是沒見過我和JP的網
    友們,被JP對愛情的執著所感動,紛紛地在電話里、QQ上、論壇帖子里、論壇短消息里長
    篇大論地勸說我,說JP人好,這年頭人品好的男人很難得,JP又那么愛我,為了我可以付
    出一切……總之每個人都被JP感動,就連那幾個一起吃過飯的高中同學也紛紛倒戈,認為
    JP不過是不通人情世故,以后可以慢慢調教,這個人真的很好,很單純,對我又這么癡情
    ,如果我放棄了他,以后可能找不到對我這樣癡情的人了……
            我就這樣,眾叛親離……
       
        大四,主要任務除了畢業論文以外,最主要的就是找工作了,當時我很希望能在省城
    工作,所以就經常從學校跑去省城參加各種招聘會,這時我家里給我買了一部手機,方便
    聯系工作。第一次擁有手機,興奮之余免不了四處通知朋友:我有手機了,號碼是多少多
    少,有事常聯系,末尾還得加一句:別告訴JP。
            我真的不知道到底是哪個挨千刀的把我的手機號告訴JP的!問誰誰都不承認!真
    過份!接到JP的電話真的很煩!相當煩!他打電話我如果不接,他就能一直打一直打,一
    直打到我手機沒電!我都不記得那時候跟他發了多少次火,電話里吼了多少遍我們完蛋了
    你快滾犢子吧老娘都TM要煩死你了?。。。?!我就不明白是什么給了JP無比堅定的信心,
    使他堅定地認為我還是愛他的,只是因為他犯了錯誤我一時不能原諒他而已。他不住地哭
    ,不住地說我在這邊給你跪下了求你原諒我吧,不住地懇求他能聯系上的所有認識我的人
    讓大家幫忙勸我……
       
       
        終于有一天,閨蜜對我說:我給你介紹一個男朋友吧。
            閨蜜要給我介紹的人也是省城的,正好我那一段時間總往省城跑,就同意見面了
    唄,見了面之后感覺不錯,就同意交往了唄。于是我又經常上網了,經常聊Q,每晚都發短
    信。
            這里必須要提到一個人就是胖子,前面說過,胖子是論壇智力版塊的另一個版主
    ,和JP是搭擋,我是在玩那個論壇之前就在Q上認識了胖子的,我和胖子應該算是很好的朋
    友,而JP和胖子也算是很好的朋友,胖子認為我和JP是天造地設的一對,胖子當時正在苦
    苦追求一個姑娘,他對愛情的觀點也有些童話,他就認為 JP對我那么癡情,我完全不應該
    不顧他的癡情,他認為無論JP犯了什么錯,我都應該看在他那么癡情的份上原諒他。胖子
    不能理解,JP不是犯錯,而是他根本就是另一個星球的人……那段時間,胖子勸我的是最
    多的,我受不了JP的下跪和哭,胖子都認為那是癡情的表現,不僅僅是胖子,所有的人都
    認為那是JP癡情的表現……
            我上輩子到底做了什么孽啊我……………………
            我在省城,住在閨蜜學校宿舍里,閨蜜給我介紹的男朋友是閨蜜學校大四的男生
    ,他的家和我家是一個地方的,后來聊起來還知道他爸爸和我爸曾經是同事,他也是很想
    留在省城工作的,所以我們應該算是比較有共同語言吧,通過一小段時間的相處,覺得兩
    個人性格也屬于同類。胖子也是閨蜜同一學校的畢業生,比我們高一級,已經工作一年了
    ,然后胖子有時候會回學校去,這樣他就知道了我有男朋友的事,他告訴JP了。
            雷人事件華麗滴掀開了一個嘎嘎新的序幕……

    回帖推薦